TikTok鲨口余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电竞新闻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洋溢

来源:秦朔朋友圈(ID:qspyq2015)

8月30日晚8时许,字节跳动发布声明:

“公司注意到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,联合公布《关于调整发布〈中国禁止出口技术目录〉的公告》,公司将严格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》和《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》,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。”

以上提到的两份文件的出台,意味着如果字节跳动需要出口相关技术,就应先进行申请许可程序。根据《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》,第一部分禁止出口部分,第十五条计算机服务业,第45点,在信息处理技术(编号:056101X)项下增加控制要点:“18.关于‘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’等控制要点;……21. 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”。

上一次,商务部修订目录是在2008年,距离现在已经12年了。本次《目录》调整先后征求了相关部门、行业协会、业界学界和社会公众意见,共涉及53项技术条目:一是删除了4项禁止出口的技术条目;二是删除5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;三是新增23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;四是对21项技术条目的控制要点和技术参数进行了修改。

美国在2018年就将14类新兴技术列入出口管制范围。就在前几天,8月27日,美国商务部还发布公告称,拟就限制半导体制造等基础技术出口征求公众意见。

8月27日,还有一件关于TikTok的较为轰动的财经新闻,即美国零售企业沃尔玛发声明确认,其正与微软联手洽谈收购TikTok的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业务。他们表现得志在必得。此前,对TikTok表示过浓厚兴趣的包括微软、流媒体巨头奈飞、甲骨文、资产管理公司Centricus和Triller等等。大鲨大鳄们都对TikTok觊觎已久,据统计,日前,TikTok在全球拥有约8亿活跃用户,其中约1亿的活跃用户在美国,美国总人口约3.3亿。

TikTok事件演进线:

—— 8月6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,称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,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,意思是9月15日之前必须卖给美国。

8月14日,特朗普再签行政令,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所有权益,称该行政令是基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调查做出的。

—— 8月24日,TikTok正式对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第一道行政令提起诉讼,在其新闻稿中称:“我们不会轻易起诉政府,但我们别无选择,只能采取行动来保护我们的权利,以及我们社区和员工的权利。”

—— 8月28日,商务部和科技部联合发布最新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,字节跳动出售TikTok或涉出口技术限制,交易需获中国政府许可。

有人推测,由于交易需要中国政府批准,交易时间上可能会延至11月美国大选之后。这无异给TikTok的出售踩了急刹车。

关于TikTok的收购或者其命运谁主沉浮,在整个8月都是世界瞩目的,里面充满了各方博弈和不确定性。现在的参与者包括:美国政府、中国政府、8亿用户及各种up主、潜在收购方、投资方与股东等等。

字节跳动的有美方背景的股东包括老虎基金等,老虎基金在字节跳动不到400亿美元估值的时候开始投资该公司,后来陆续在二级市场收购更多股票,最新一轮投资在今年3月份宣布。老虎基金旗下的风险基金管理着155亿美元的资产,是全世界上市和私营科技公司的最大投资者之一。现在的公司的股东结构都很复杂,里面也有各种势力、各种观点和利益,无法短期内形成共识。大家的利益就像葡萄一样串联,并不是有机一体的。中国政府的新文件,无疑让股东内部的纠结和争议可以暂时放下了。

随着中国政府入局博弈,中美两国的行政命令是商界面临的不确定性中的最大确定性。被低价收购吞并就是TikTok的较为确定的命运吗?事情发生发展才一个月,还会有新的变数。鲨口余生还有多种可能性。

张一鸣曾在给员工的信中提及,“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,耐心做好正确的事。”做好自己的事,无疑必须要面对的是外部风险,而不是外在的不确定性。不确定性就是变数,变数是无法掌控的,企业家要识别的是真正的风险到底是什么?

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比吉特·班纳吉和埃斯特·迪弗洛的新书《好的经济学》中提到:人们很多情况下是为了规避不确定性,而不是为了规避风险。世界充满不确定性,其中许多是人类无法掌控的。这些变幻莫测的事情使人们感到沮丧,但相比之下,主动做出选择,却仅仅因为运气不好,导致结果比什么都不做更糟,会让人们更加难过。所谓现状,是顺其自然的结果,是自然的基准。相对于这个基准的任何损失都令人极其痛苦。心理学家丹尼尔·卡尔曼和阿莫斯·特沃斯基,将其称为“损失厌恶”。对失败的恐惧严重阻碍了人们去冒险。

2020年是一个黑天鹅湖,黑天鹅其实没有真正的攻击性,人们被它吓退了,不去冒险了,不去行动了,才是最大的败局。去冒险,去应对真正的风险,而不是被不确定性左右,大概是这个年份,真正能教会我们的。

长期主义无疑成了这个不确定性蔓延的年代,企业家们都正在寻求的答案。高瓴资本张磊在新书《价值》中也提到:“在价值创造的基础上,长期主义从外部形禁势格下的自发反应,走向了追寻自我成长和内心平静的自觉选择。”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